精品小说网 > 仙侠武侠 > 作精弟弟逐渐变攻 > 机车
    这手金贵。

    水不能碰多了,容易干燥,衣服是不可能洗的,不会扫地不会拖地,要说用处,可能就是在江临安洗了一大篮子衣服又把寝室打扫地干干净净之后,小舟会过来献个殷勤,替他捏捏肩。

    江临安也不是很喜欢让他捏,只是小舟总把这事当成是趣事,一定要做。

    又说是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废,什么都要哥哥帮忙。

    可是江临安不在乎这些,他总是会想着,等以后再长大了些,小舟有了喜欢的人,自己想替他做这些的机会都没有,也或许是,他自觉只有这些才能表达出自己心中那份隐秘的爱意了。

    很愚蠢的方式。

    他总是喜欢在这些莫名其妙的方面多做一点,到了以后,可能就轮不着自己去护着他了。

    江临安知道自己这种行为挺可笑的,但权当做是在宽慰自己好了,至少现在,能护着他的时候多护着一点,能让他玩得开心一点就别让他做太多不喜欢做的事,或许就让他在这最后的高中生涯里把自己记得更清楚一点,忘得慢一点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。

    江临安小心翼翼地端起蒋舟的手,背上擦破了点皮,还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他万般想护在手心里的人,给人欺负了?

    看着在地上蠕动的那个人,头上还带着点伤,脸上有很明显的淤青,他没去细想这伤是怎么来的,只觉得满脑子都有个声音告诉他,这个人欺负了他的小舟。

    碰了他的人,别想好过。

    “哥哥。”蒋舟咬着下唇,红红的嘴唇被咬得像是要滴出血来,他眼角泛着水光,用那只没受伤的手牵住了江临安,“别管他了,我手好痛啊。”

    江临安心头一紧,转身将他回握住,微微仰首,在他身上仔仔细细地扫视了两圈。

    衣服很整齐,也很干净,应该除了手没有哪里受伤了,他这才要放心一点。就是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全写着委屈,让他忍不住心疼。不知道为什么会动手,更不清楚为什么只伤了手,但他难得去想这些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里只装的下小舟,别的什么都被他抛诸脑后了。

    管他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,先揍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我去把这个人收拾了,马上就带你去医务室。”江临安安慰他道,看着那受了点擦伤的手背,刚想摸一摸,就听到上方小舟疼地“嘶——”了一声

    他不敢碰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别管他了,就是个垃圾而已,让哥哥动手,不值当。”蒋舟牵着他的指尖,晃了晃,犟着脾气,不肯让江临安往前走一步,“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这人,欺负韩永白他同学,我看着气不过,想上去找他理论的,结果就骂起我来了,骂了不说,还想打人。”

    脸上别说红了,一丝波澜也没有,自持宠爱,就算这谎撒的破绽百出,他也是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。甚至还越发显得委屈了起来,瞥过地上的大金链子一眼,充满了厌恶。

    韩永白没想到江临安会突然过来,本以为蒋舟会想要把自己会打架的这一面藏地很好,装作柔弱,不会让江临安看出来一星半点。如今看来,并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一下子便觉得自己手机里那几张照片没什么用处了,果然,被宠着的人,无论是哪一面都能够被接受。他顿时为自己刚刚的那点不怎么光彩的小心思感到可笑。看着面前的这两人,抛开那层用来掩饰的兄弟情,分明就是两个人在打情骂俏,不捅破对方的心思只是为了追求一种别样的情趣而已。

    可他又仔细想了想,仍旧是会发现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安哥这个人,他多多少少了解过的,若真的喜欢蒋舟,应当是会说出来的才对。况且,蒋舟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喜欢,很容易就能看出来,安哥不是傻子,应当也能看出来才对。

    又想了一会儿,他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在心里笑了一声,想是两个人演那兄弟情深演的太入迷了,出不了戏,明明只要忽略那层表面上的关系,两个人之间的情愫能够能好的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可他们偏不,挂着那层外衣,紧紧拉着,就是不肯脱下来。

    不,不是蒋舟不肯脱下来。

    不肯脱下来的是安哥。

    这其中,应该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,这个原因导致了他想脱却不得不越穿越紧。

    有趣。

    “韩永白?”江临安这才注意到一旁还有两个人,韩永白微笑着,身上的衣服没有一丝凌乱,不像是打过架的样子,就这么站在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身后还有个看起来很奇怪的人,浑身发着抖,眼神迷离,发现江临安在看他之后更是往韩永白身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大概能猜出是个什么情况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看着他被欺负?”江临安冷冷问道,锐利的眼神像是直直地扎在了韩永白的身上。

    韩永白突然反应过来,蒋舟让安哥到这儿来的目的不只是想让安哥去护着他,故意装出受伤让安哥去心疼,然后在自己面前展现出他们两人的关系是有多亲密,好让自己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还有另外一层意思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意思,挑拨一下自己与安哥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位才是只真狐狸。

    韩永白的脸一下白了两分,他喃喃张口,却不知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江临安的眼神冷的像冰窖里的光,冻地他有些僵了。

    被人玩了一遭啊,他看向蒋舟,那张脸上分明扬起了几分得意,怪不得咬着唇,原来是怕忍不住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安哥,这不刚刚小舟被欺负的时候我没反应过来,刚想着上去的,你就过来了。”韩永白苍白地解释道,他本想拿着手上那些照片自己去找老师说这件事的,现在看来,得用来补救一些东西了。

    他拿出手机,递到江临安的面前。

    江临安半阖着眼,看到了那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高中不是义务教务,校园暴力这种阴暗面的事一旦爆发出来,对整个学校都不利。有这些的话,让地上那个人滚出学校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拍着照,没想到他会欺负到小舟头上,不然我怎么会就这么袖手旁观。”韩永白说道。

    蒋舟的手上还有伤,他不想让江临安替他还回去,江临安也无法,想着有这些东西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就是那照片上还有个人,不知在哪。

    “还有个人呢?”江临安问道。

    韩永白指着厕所,“里面呢,想是现在不敢出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厕所门本是留着条缝的,里面的人听了这话,立马给合上了,江临安眉头皱了皱,刚想过去,却又被蒋舟给拉住了,“哥哥,别去了,管他们呢。反正都是在这个学校待不下去的人,费这么多精力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又把手伸了过去,“哥哥还管不管我了?都流血了!”语气里多了些抱怨。

    里面那个人伤地更重,他不想让江临安进去。

    听了这声抱怨,江临安也顾不得其他了,对着韩永白嘱咐道:“我先带小舟去医务室,你把照片交上去吧,让你班主任去找校长,就说是伤了小舟。”

    挨打的人分明另有其人,但江临安知道,小舟来这个地方,中途插到了自己班,没动用关系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让韩永白加那一句,是为了提醒学校,蒋家的小少爷受了伤,要想蒋家不来找麻烦,就必须尽快把这两个人的给弄出学校。

    虽说没把这人弄个半死再扔出去会有些遗憾,但小舟不肯让自己动手也就算了,再大的事也没有小舟的手重要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蒋舟心情颇佳,还哼了小曲,透过黄昏的光去看手上那点点擦破,竟觉得值当地很。让哥哥小小地心疼了一下,又稍微整了下那个摆不正自己位置的韩永白,划算。他微微勾起唇角,嘴边的小曲更欢快了,身边来来往往的是许多准备去上晚自习的学生,他们逆着人群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个学校的医务室是在校外,就在门口,因为不是封闭式管理,学生想出去就出去,并没有限制。

    江临安把他那只手从黄昏下拿过来,仔细看了看,不太重,抬眼看向他,问道:“你跟我说实话,人是你打的吧。”

    刚刚没空去想,现在仔细想一想,觉得哪哪都不对。

    “哥哥别碰,好疼的。”蒋舟又嘶了一声,耷拉着眼角说道:“韩永白那同学挺可怜的,我看不过嘛。”

    避重就轻,江临安知道他不是真的被欺负了,估计又是在玩些什么小把戏,没有责备的意思,只是说道:“下次别拿自己手来玩,平时那么爱惜的,这种时候闹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蒋舟点了点头,要真不想让哥哥知道他会打架,当时就不会让哥哥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江临安说道:“我还没问过你那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蒋舟又把手搭在江临安肩上,那只手上的手背送到了他嘴边,挑眉说道:“哥哥吹吹?”

    江临安轻叹了一口气,为小舟这股子傻劲感到好笑,敷衍地吹了一下,抬头看他,“之前梦儿说,你在学校打了人?”

    蒋舟啧了一声,小声抱怨,“哥哥干嘛提这。”

    “快说。”江临安不让他岔开话。

    “哎,不过就是打了衣彬那个傻逼玩意儿吗,还有他手下几个狗崽子。他们老是说你,我哪忍得下去?”蒋舟极其不乐意地说道,手指绕着江临安的拉链玩,弄出些声响,他看了眼江临安的脸色,“虽说是你表弟,但是他是个什么混账东西哥哥不会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衣家,江临安清楚这个名字的很。母亲是衣家的人,以前还算是有钱,可惜被后面那些小辈给败光了,卖了不少,是后来母亲嫁到过来来才勉强维持下去的。

    要说扶弟魔,母亲算的上是个典型。

    她现在不在了,江家觉得有愧,哪怕是那边的人多会败,也都扶持着。

    衣家的那些小产业全是江家的人在管,打白工不说,还得倒贴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江临安揉了把小舟的头,无奈道:“以后别这样了,万一真碰上个什么,我不一定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街道上响起喇叭声,蒋舟看了一眼江临安耳后的纹身,笑得很牵强,说了句好,沉默了一阵,又喃喃问道:“哥,你给我句准话,你是真的不打算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江临安的步子顿了顿,说道:“上次不是说好的,再不提这件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……最后问一次,最后一次。”蒋舟的目光暗淡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回。”江临安语气肯定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。”

    蒋舟在他颈窝里埋下头,闭上眼睛,闷声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我不会勉强你回去的,哥哥。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江临安不喜欢医务室的味道,待了一会儿,走到街边准备透透气。

    小舟的伤也不重,就是些擦伤而已,刚刚那阵担心过了,知道他没事,心里就好受了点,却也又把自己的心看明白了些,可看得再明白又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他扪心自问,自己会说吗?

    不会说。

    不远处传来的轰鸣声突然刺激了他的神经,学校这条街,玩机车的人不少,知道等下可能会激起的扬尘,他伸出手准备挡一下。

    没有呼啸而过的机车声,那阵轰鸣骤然在自己面前停止了。

    黑色的皮裤外面是黑色的皮靴,刚刚到膝盖下面的位置,金属车身与皮靴上的柳钉反射出金灿灿的光,给他把眼睛闪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能闻到汽油与灰尘的混合味,让他觉得不大舒服,沿着踩在地上的那只皮靴子看上去,修长的腿上是凹凸有致的上半身,典型的机车服,帅倒是帅,还拉风。

    女人把机车停下,裹着皮质外套的长手臂扣着粉黑相间的头盔,将它取了下来。一扭头,深黑色的中长发甩出来,刚好搭在肩上。

    三十岁。

    这是江临安对这女人年龄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很帅。

    这是他对女人外表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女人把头盔放在机车上,铅笔一样挺直的长腿跨了过来,硬质的鞋底落到地上,与地面碰撞出脆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她从上衣里掏出一盒烟,斜站在江临安身边,矮了一头,但气势上却不矮。

    把白色细烟叼在嘴边,刚想点烟,却看了过来,于是又把手伸进口袋,把蓝色的烟盒拿了出来,抖出一只,“来一根?”

    ·

    医务室里充斥着消毒水的气味。

    蒋舟翘着二郎腿看着面前那个男人,穿着黑色的风衣,整个人的气场让间小小的屋子显得气压颇低,门口站着的两个人都把头垂着,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江总,见到儿子了,心情怎么样?”蒋舟看着还没被处理的手背,嘴角轻轻勾起,完全没有一丝胆怯。

    “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。”江高寒的嗓音低沉,把这房里的气压又给压低了两分。

    蒋舟换了只腿翘着,两只手交叉放在腿上,大拇指打着转,“是,干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江高寒说道。

    蒋舟的拇指停顿了瞬,勾了勾笑,说道:“什么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装傻,”江高寒稍稍侧过脸,“当初可是你承诺了会带安安回来,我也给了他时间,再大的脾气,现在也该闹够了。”

    蒋舟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最近我很忙,管不了你太多。时间不多了,这人你要是带不回来,你知道我会怎么做。除了你,我能有无数种办法让他回来,到时候,大家可都不会太高兴。”

    蒋舟颔首,扶着凳子站了起来,眉眼低垂,说道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落到地上,心里暗暗嗤笑了一声,眼神里充满了挑衅,手指在椅背上轻轻敲了敲,说道:“你别担心,我会给你个好答复的。”

    他走出去,在江高寒听不到的地方,低低说了句,“会给我和哥哥一个更好的答复。”

《作精弟弟逐渐变攻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武侠,精品小说网 提供作精弟弟逐渐变攻最新章节列表目录在线阅读。

作精弟弟逐渐变攻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,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

Copyright © 2018 - 2020 精品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