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感情纠葛这种事,谁说得清呢。”她发出怅然的感慨:“当初就该认准霍钊,关在皇宫里总比关在船上体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少做梦。”

    霍钊退位即刻扔下刚接手帝国的儿子,带着妻子隐居治病去了,打破帝后多年不和的传言,还成了全帝国omega心中的理想型。

    “我说银狐啊,你怎么一点情趣没有。”

    曲星河公事公办:“副团什么时候跟暗盟勾结上的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事,明焕收起不正经,道:“大概一年前吧,我还在养伤,经过远星系的时候停靠在蛇夫星,船员们开始抽起一种特制电子烟。”

    廉价致幻剂在星盗中很流行,因为除瘾技术成熟,不少船员会抽这种东西,等瘾大了再做手术修复。

    然而“缥缈”却不一样,等到这些人想要去除时才发现,手术根本不能成功。

    这事情一度引发恐慌,明焕正是那时跟副手产生分歧。

    船上几万人,抽“缥缈”的不少,这些人本来就是无政府主义者,视规则为无物,船长与副团的关系逐渐恶化,船员们也分成两拨,终于明焕被夺权囚禁,靠着死忠亲信递消息,求助于银狐。

    明焕从霍钊手底下死里逃生,她的alpha伴侣却趁着这个机会夺权篡位,将她囚禁在刑室日日折磨。

    经历了双重背叛的船长答应用纯金火鸷换取自由,船上除了亲信以外的其他船员都不关她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还有个学生跟你一起上的船?”

    曲星河想起霍骁时眼神就柔和了许多,轻轻嗯了一声,“他去主控室了。”

    “船上有两个控制舱,我那个才是真正的主控室,现在已经被副团占据了。”

    晔火破开了电子镣铐,明焕的alpha信息素终于开始觉醒,但还是很虚弱:“走吧,一会儿让老二找着了,那学生可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刚一出刑室,几百把电磁枪正对准他们,这回插翅难逃。

    副团的虚拟投影出现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曲星河,眼中闪过阴翳嫉恨,转而对明焕说:“这就是你在外面养的小白脸?”

    明焕赶紧对曲星河说:“你别介意,他脑子被|干出毛病来了。”

    曲星河挑着眉瞥了明焕一眼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过来。”副团吩咐下去,“我今天倒要看看银狐有多大的本事!”

    突然间,伴随着轰隆巨响,船一阵剧烈摇晃。

    曲星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,在一片混乱中夺枪灭灯引爆烟雾|弹,带着火鸷船长逃窜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尖锐的呼啸声响彻夜空。

    “船长,交出曲星河,否则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——”

    明焕边跑边喊:“暗盟怎么找过来的!”

    “说明你们副团反追踪技术不行,”曲星河忽然脸色大变:“外壳做了防护没有?!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防护,做了就没这么金光闪闪了!”

    曲星河脑子“嗡”的一声响,只剩下一句:霍骁你可千万别跟钱过不去啊!

    然而这时,火鸷内响起霍骁阴沉沉的声音:“外面又有人找你,你还真是到处拈花惹草。”

    副团登时大惊失色:“主控室的控制权怎么可能被夺走?!”

    “没事别随便接驳其他机甲,”皇帝嗤笑道,“你当只有你们会黑设备么。”

    早在火鸷与麒麟对接时,虚拟精神操控器就已经完成转移潜伏了。

    “曲、星、河。”皇帝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未来元帅一边躲避着攻击,一边抽空回答,“霍骁你把这个门打开!”

    门开了,走廊前方的音响传来霍骁怨念声:“我分明都听见了!你故意把我骗走,跑去私会别人!”

    副团听见这话,一把夺过主控权,开麦质问:“你跟这小白脸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!”明焕骂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是谁家的小白脸?!”霍骁又把主控权抢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家的!”曲星河急得大喊。

    船舱内枪声喊声一团混乱,巨龙的主控权一直在转换来转换去,都快把自己扭成麻花了。

    被完全被无视的暗盟机甲:“”

    “轰——!”

    终于,星际恐怖组织不甘心被忽视,一炮轰中火鸷尾部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集合,到驾驶室把人给我抓来!”

    曲星河一把拽住火鸷船长:“你还有多少手下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多了。”明焕跑得气喘吁吁,“不然老娘能被关起来吗。”

    “守住船舱,别让他们上到驾驶室去!”

    半边夜空烧成火,两台巨型机甲在半空激烈对战。

    纯金的巨龙将黑蟒掐住,正要扭断它的脖子,黑蟒口中弹射出高热火|枪,直接喷巨龙一脸,险些替元帅节约了溶金成本。

    “妈的!居然没有防护层!”完全取得争夺控制权胜利的霍骁连忙拉起操纵杆,将黑蟒往海里摁,海水蒸腾起一片滚烫的白烟,“嘶”声听得人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火鸷用纯金机甲招摇过市,就是没考虑过要正面跟人打,防护方面跟只脆皮鸡似的。

    偏偏它还不是凤凰那种灵巧型机甲,又笨又重,在夜里闪闪发光,恨不得告诉别人:快来抢我。

    “尽搞些花里胡哨的名堂,一点都不实用!”皇帝每挨一下心就疼半天。

    同样揪心的还有曲星河。

    机舱内每震一下,元帅的心就在滴血,再这么滴下去,真的够做一盆毛血旺了。

    晔火顺着机甲光缆来到操控室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霍骁这种时候尤为不愿意见光脑。

    光脑也不愿意看见他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一边呆着去,别碍事。”

    晔火乖乖地爬上副驾的位置,然后开启远程扫描模式。

    “那个殿下”过了一会儿它怯怯地说。

    霍骁没听过晔火说话,闻言还愣了愣,就这么片刻分神,巨龙机甲腰侧中弹,轰出了个大窟窿,黑烟直冒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!”皇帝心疼得简直想当场表演一个徒手拆光脑。

    晔火被吓得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霍骁默念一百句这是元帅家的光脑不能未经同意就拆掉,好不容易压下脾气,道:“知道轰这一下多少钱吗?知道我跟曲星河养你有多不容易吗?你是一个成熟的光脑了,要学着自己安静的待一会儿,懂了吗!”

    晔火明显不懂,它又执着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殿下你能不能看看我,就看一下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是有事,否则我一定把你改装成哑巴。”

    晔火不是现有科技水平能制造出来的,它的组成代码超前了一个世纪,比火鸷上的雷达设备还要先进。

    霍骁百忙之中分出一点精力看它,晔火投影出一个画面——几千公里远的地方开启了一道空间门,成千上万的黑蟒机甲正在朝这边火速赶来。

    霍骁开着巨龙机甲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“——你个电子宠物你为什么不早说!”

    皇帝陛下是永远不会有错的,错的一定是光脑。

    晔火的情绪程序跑了半天只算出一个结果——忍辱负重。

    黑夜幕布里,银河璀璨夺目,人工月亮又大又圆。海面风平浪静,巨龙打着打着忽然开始跑路,暗盟的大军见状纷纷加速跟上。

    海平面上开启了生死时速一条龙和一群蛇在月下狂奔。

    史书上这一晚成了帝国皇帝霍骁年轻时的第一件功绩,但是在当时,场面看上去还是非常具有——喜感的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快快到底有多少活人,把总控给我找出来!”

    这不是霍骁惯用的帝国机甲,纯金材质娇贵得很,霍骁不可能豁出去把它打成一堆废铁再拿回去修。

    忍辱负重的晔火运行得光脑都发热了,终于从成千上万敌方机甲中搜索出百来台内含生物特征的机甲。

    霍骁反手投出几千颗高能粒子炮,身后的黑蟒炸成绚烂的烟花,海面掀起滔天的波浪,将那些碎片沉入海底。

    枪林弹雨中,巨龙带着一群机甲穿过大海跨越平原,直到飞入深山,这些暗盟的武士才知道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立刻投降!”

    黑漆漆的原始丛林中突然开启了刺眼的光芒,探照灯直贯云霄,将天空照得如同白昼一般,帝国的龙骑将电网铺下,所有暗盟机甲的能源瞬间被抽光,连带着武器匣都失去控制无法自爆。

    霍骁终于松了一口气,开了机器自检,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纯金被毁。

    好歹还保住了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“曲星河呢?”霍骁问。

    然而驾驶舱内没有光脑回答他,晔火在危险解除的第一刻就跑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生出些许战友情的皇帝陛下惨遭光脑抛弃,还没来得及辨出各中滋味,就从内部显示屏中看见伤痕累累的曲星河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纯金的操控杆被皇帝徒手掰断。

    就在霍骁在请君入瓮时,曲星河率领着船长剩余的死忠部下,死守操作室的阀门,以少胜多地解决掉那些成员。

    所以当霍骁气势汹汹地冲进宴会厅的时候,看见的就是哀鸿遍野的火鸷成员以及半倚在墙边的曲星河。

    皇帝扫了一眼,没找着奸夫,唯一还站着的是个女alpha,御姐款,明显不是元帅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明焕见霍骁看过来,直接往地上一扑,“哎呦,我的腰”

    曲星河:

    霍骁抓住他左看又看,还没来得及发脾气,身后已经齐刷刷跪了一片——

    “参见殿下!”

    曲星河认得这些人,是帝国荣耀军团第九舰队的战士,属于太子殿下的嫡系部队,为首的是亲兵出身的江枫。

    天狼星距离太阳系有300光年的距离,不开启空间跃进门根本来不及在几天内赶到,唯一的可能就是江枫早就带人守在这附近了。

    只能是霍骁提早安排的。

    “霍骁。”他喃喃地唤了一句,但声音太小,霍骁正跟亲兵说话,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“殿下,刑室里找到一个刚自杀的囚犯,死前受过酷刑,身份暂时匹配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生物信息转交国安局,让他们往河外星系方向查,最好再查一下有没有做过基因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江枫又说:“另外我们还找到两个被关押的学生,是否先送回军舰治疗?”

    怎么还有学生?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曲星河走过来,霍骁想扶他,看了眼江枫,又默默地把手放下。

    在太子的指示下,江枫出示了被困学生的资料,正是詹姆斯·李和另一个同队的学生。

    那被扔下船的又是谁?!

    “殿下!”太子亲兵匆匆前来报信:“营地发生爆炸,现场无法进入,学生死伤情况不明。”

    曲星河眼前一黑。

《朕与元帅AA恋(星际)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仙侠武侠,精品小说网 提供朕与元帅AA恋(星际)最新章节列表目录在线阅读。

朕与元帅AA恋(星际)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,半亩方塘一鉴开,天光云影共徘徊。

Copyright © 2018 - 2020 精品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